您现在的位置: 天龙八部私服 > 天龙八部私服 >
加入收藏夹 | 返回目录
第一章 九星连珠,天门开!
九月初九,重阳之日,寅时!

    黎明前夕,苍穹之上万里无云,九颗星辰尤为明亮,九星闪耀,将满天无数星辰的光辉都掩盖了过去。

    九星运转。

    其中七颗已经连为一条直线,七星连珠。

    第八颗星辰缓缓移动。渐渐的,与七星连为一线。

    “呼!”

    八星连珠!一道淡淡的光波向着四方散开,光波过后,这九颗星辰越发耀眼,而满天其余星辰却越发暗淡。

    一切还没结束,第九颗星辰也在运转,渐渐的向着那条连线移动而去。

    天下间,无数强者凝神望天,等候这九星连珠的一刻。

    九月初九,重阳之日,又叫至阳之日,阳极则阴生,这一日阴阳逆乱,搅乱天机,巅峰修者都会借今日之便,冲击更高境界,逆天改命。

    而九星连珠,更是千年难得一见,九星连珠,天门开!

    天门开,阴间之息涌入阳间,滋补阳间生灵魂魄,天下受惠,巅峰修者魂魄被滋补,更便于此刻突破。

    天下巅峰强者,无不心涌澎湃。等待这一刻的天地异象。

    但是,凡人却无法体会这天地异象的玄妙,或许大部分凡人此刻都还沉浸在梦乡之中。

    一处大山脚下,一大片的竹林!

    中央一片空地上有着一些房屋,尽是长竹而建,但竹舍规格极为大气。

    清雅而不失威严!

    “杀!”

    “保护王爷!”

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 …………

    ……

    竹舍外喊杀一片。

    一方是四十银甲将士,手执长枪守护着竹舍。另一方却是两百黑甲将士,手执战刀,与银甲将士生死搏杀之中。

    银甲将士们以一敌四,全身尽是伤痕,鲜血染红了盔甲,却不愿退后一步。

    厮杀不停,打斗最为激烈的是两方统领。

    银甲统领是一个约三十岁中年男子,黑甲统领是一个四十岁的黑面大汉。

    “霍光,你在大燕国还有什么意思?在前线立下赫赫战功,结果却成了一个毛头小子的看家护卫?来我大郑国吧,我向大都督保举你,最少一个校尉!”黑甲统领劝降道。

    “猪狗不知忠义,我霍光却从未敢忘!等我护君营大军一到,你们一个也别想跑!”霍光冷喝道。

    “猪狗?哼,不识抬举,今日,那孽种必须死,我朝供奉已经在这外面布置了大阵,内部任何风吹草动都传不出去,护君营是不可能知道我们的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,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降是不降?”黑甲统领沉声道。

    “降?哈哈哈哈,我霍家忠义传家,从来没有谁怕过死,今日若畏死叛国,降了你们这些猪狗,又有何颜面存于世上,来日又有何脸面去见列祖列宗?要想伤害王爷,从我尸体上踏过去!”霍光呵斥道。

    “不降,那你就死吧!”黑甲统领眼中一狠,手中大刀,再度斩向霍光。

    “轰!”

    霍光挡下黑甲统领,但是,四周银甲军抵抗的越来越艰难。

    “呲!”“呲!”…………

    三四个银甲军被斩杀当场,此消彼长,黑甲军越发凶猛了起来。

    “想让我霍光叛国?休想!毒龙钻!”霍光手中长枪陡然冒出一道银光。

    “轰!”

    黑甲统领眼中一慌,顿时退了七步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 “杀,给我杀,杀了霍光!”黑甲统领恼羞成怒。

    “当!”“当!”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 五个黑甲军加入统领战团,一起压制向霍光!

    银甲军眼看就要全军覆没,但谁也没有让步,死守着竹舍。

    主竹舍外,站着七八个杂役,面部发青,全身瑟瑟发抖,为首一个略微镇定,是一个身穿宦官服的中年太监,手执拂尘,一脸焦急。

    而就在此时。苍穹之上,第九颗星辰终于移动到了八星连珠那道线上。

    “轰!”

    九星连珠,天地陡然一声巨响。

    九星连珠,天门开!

    “呼!”

    狂风四起,天空之上,凭空而现无数黑云,延绵无尽,一眼望不到头。

    “哗!”“哗!”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 随着乌云出现,大量雨水从天而降。

    天地异象下,竹舍前两方将士根本没有在意,仅仅以为寻常下雨而已,厮杀不停。唯一不同就是四周更黑了,给银甲军稍微赢得一丝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 众银甲军,无不誓死保护竹舍,保护竹舍内的大燕国王爷。

    中年太监一脸悲哀:“老皇爷,求你在天之灵,保佑王爷吧!”

    主竹舍大门紧闭,内部。

    似一个书房,八个红木书架之上摆满了各种书籍。中央一个大红木书桌,笔墨纸砚尽皆摆放。四周点着十六盏琉璃油灯,照射的竹舍内极为明亮。

    东面是一张木床,木床上正躺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。

    少年身着一套华丽的绣龙黄袍,静静的躺着,面部苍白至极,额头上溢出大量汗珠,好似极为痛苦一般。

    “嗡!”

    少年面部忽然闪过一道绿光,但很快又消失了,接着绿光再现,一次一次。少年的睡梦越发痛苦。

    已经数个时辰了,少年的痛苦一直没有减少。

    直到九星连珠的一霎那,屋内,忽然间一阵阴风吹过。

    “呼!”

    阴风陡然被少年身上的一股吸力吸了过去,直入额头之上的‘天门穴’。

    “轰!”

    天门穴陡然一声轰响。天门穴中涌出大量绿光笼罩少年的身体,一股强横的气势从少年身体喷涌而出。

    屋内十六束火苗陡然颤抖不停。被气势所摄,好似随时熄灭一般。

    “轰隆隆!”少年身体发出一阵阵轰鸣。

    “昂!”

    少年体内,陡然传出一声龙吟。龙吟浩大,但外界的众人却诡异的谁也没有听到。

    少年体内散发的气势越发强盛,渐渐的冲天而上。

    透过竹舍,直入苍穹。

    “轰!”

    竹舍上空的满天乌云,陡然间被这股强大的气势冲击的支离破碎。大雨也因此渐渐消散。

    乌云破碎,可在屋舍上空高处,却是凝聚出一朵龙形的白云,龙云盘旋,峥嵘双角,怒目朝天!

    可惜,天还未亮,一群厮杀的将士根本没有注意到遥远高空的一丝异象。

    屋舍内。

    绿光渐渐敛入少年体内,少年双目陡然一开。

    “呼!”

    两道利光从少年双目射出,眼中戾气一闪,四周好似一阵狂风吹过。

    不过,少年很快适应了环境,周身散发的气势也慢慢敛入体内。

    少年的目光很深窘、很睿智,充满了沧桑,根本不是一个十七八岁少年所该拥有的。

    床头不远处是一面镜子。

    少年缓缓走到镜子面前。伸出双臂,看看自己的双手,又对着镜子摸了摸自己的面庞。

    “一模一样,这样貌和前世一模一样!”少年眯眼感叹口道。

    说完,少年掀开左袖,手腕处,一个如种子般的胎记。右手中指轻轻抚摸了一会胎记,少年双眼微微眯起:“‘篡命衍生’大法?不枉朕倾一朝之力开启了那座仙人墓穴,篡命衍生?那墓穴中仙人留下的秘法,果然神妙!”

    “仙墓宝藏?”少年好似想到什么痛苦的回忆,眉头陡然皱起,眼中戾气四射。

    看看书房,少年走到书桌之处。

    书桌之上,有着数十支毛笔。

    少年略微看一眼,挑了其中一支紫玉雕龙的毛笔。

    沾了沾墨水,少年眼中戾气四射,脸色阴沉至极。手中毛笔在原本就铺好的宣纸上写了起来。

    少年眼中尽是仇恨,尽是暴怒,但手却是如山岳般稳重,一笔一笔的写着。

    “呼!”

    房中,陡然刮起一阵阵旋风,旋风快速扫荡屋内每一个角落,大量书籍被风吹的不断掀页,一些小物件更是被旋风吹的四处冲撞。但诡异的是,这阵阵旋风却每每绕过了一个个油灯,大风之下,油灯火苗依旧。

    少年自身没有散发一丝气势,引起屋内狂风肆掠的却是来自少年笔下的字。仅仅是写下的第一个字‘甄’。

    若是以‘字’为修的修者看到,一定惊骇莫名,因为少年的字,居然到了‘笔落惊风雨’的境界。那可是一个极高的书法境界,很多修者终其一生,也未必能够达到。而此少年,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。

    笔落惊风雨!少年的字来自前世的书法造诣,与修为无关,一个‘甄’字可为天下无数书法家的表率,而且这个字中更有着一股帝王的霸气,让人望之生畏。

    一个甄字占了半张宣纸,在另一边,少年再度写下了一个字。

    雄!

    甄雄!

    每一笔落下,四周旋风就越大,越来越大,当雄字最后一笔落下之际,手头的紫玉毛笔,陡然发出一声脆响。

    “咔!”

    紫玉毛笔出现一丝裂纹。

    咔咔咔咔!

    裂纹越来越多。

    “嘭!”

    紫玉毛笔化为一捧碎末,被四周旋风一吹而散,写两个字,将笔都写碎了。若让以‘字’为修的修者看到,不知道该感叹少年字写的好,还是惋惜毛笔质量太差。

    在两字写完之际,四周旋风呼啸而来,盘旋宣纸之上,并且直冲两字而入。

    看着两个黑色的字好似看到了深渊地狱一样,充满了怨恨,充满了愤怒,大量负面情绪被少年写入这两个字中。

    “嘭!”

    旋风被吸入其中,两个字陡然冒出大量黑气,黑气在宣纸上空盘旋,渐渐的凝聚出一个黑色的恶魔头颅。

    “啊嘎嘎嘎嘎嘎!”

    恶魔头颅,头有双角,眼如深渊,齿如锯齿,邪恶、阴森、嚣张的狂笑。

    少年至始至终的盯着这一团黑气。

    “朕千年无法突破的字,居然因为你‘甄雄’而突破了?笔落显气象?”少年盯着恶魔头像仇声道。

    看着被自己负面情绪写出来的恶魔头颅,少年眼中仇恨未减,甚至双目恨的渐渐通红。

    “甄柔是朕的皇后,你是甄柔的父亲,世上怎有你这么狠心的父亲?为了那柄仙剑,你居然不惜欺骗甄柔,让她带那天下至毒与朕同吃,朕可以坚持十日不死,可甄柔却当场暴毙,好狠心的父亲,好恶毒的父亲。”

    “甄柔那么善良,你不配为他父亲,那柄仙人墓穴中启出的仙剑,虽然强大,但朕并未看上,朕有自己的天子之剑,仅仅为了一柄仙剑,你就毒害亲生女儿?甄雄?哈哈哈哈,你等着,朕又活了,朕一定会将你剖腹挖心,看看你的心到底是什么颜色的,为柔儿报仇!”

    少年眼中戾气四射,凶气直bi恶魔头颅,至凶之气,比之恶魔强盛数倍,将恶魔头颅生生的bi回了两字之间。

    宣纸之上,笼罩着一层黑气。

    一张最廉价的宣纸,写了这两个字后,必定价值连城,可少年却拿起宣纸,伸到了油灯之处。

    “呼!”

    宣纸不断燃烧。

    “啊!”“饶我!”“啊!”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 宣纸中恶魔惨叫连连,可少年却双目冰冷。任凭一张宣纸化为灰烬。

    “甄雄?”少年再度凶狠的念了一下这个名字。

    平复了心情,少年才开始感受四周处境。微微闭目,继而眉头微微一挑。

    “篡命衍生,需要仙人境界才能施展,果不虚然,朕当年还未成仙,身死在即,才不得已放手一搏,要不是这次九星连珠,天门开,朕的意志或许要永远困在今生肉躯之中,终究出来了,不知前世肉躯是否还躺在那具棺材之中,来日,朕会回去的!”少年微微一叹道。

    深吸口气,少年缓缓走向竹舍门之处。

    “吱嘎!”

    竹舍的门被少年打开!
上一篇:没有了 返回目录 下一篇:第二章 阎川
您现在的位置: 天龙八部私服 > 天龙八部私服 >